547267440_m.jpg   最近大甲鎮瀾宮媽祖遶境,各地都有舉辦精彩慶典,這讓我想到一個自己多年前的小故事。之前我部門有位AE(小偉),某天跑來跟我說,他家裡拜拜有「辦桌」,希望我去他家吃飯,我當時就答應會準時赴約。

 

那天,我準時到了他家,他家是在ㄧ棟舊公寓的四樓,一進門,印入眼簾的是ㄧ大桌的……不是菜,而是一個大神壇,神壇上恭奉了許多神明,看到後,我也沒多問,直覺就是個家庭式的神壇罷了,再轉過頭去,則是看到屋子裡擺了兩個大圓桌,桌上擺了滿滿的菜,有滷蹄膀、五味九孔、龍蝦沙拉、佛跳牆…,而這些都是我最喜歡的辦桌式台菜,禮貌性話些家常後,就準備好好大快朵頤一番。

  

    正當我們邊吃邊聊的時候,我突然發現小偉拿著筷子不動,眼睛微瞇、臉色發白,臉上還冒出好多汗,我就叫了ㄧ聲:「小偉,你怎麼了」,小偉依舊不出聲,ㄧ動也 不動的坐在那裡,我就轉過頭問小偉的爸爸,「阿背!小偉怎麼了」,他爸爸就露出淺淺的一抹微笑說:「神明上身了」。我聽了嚇了ㄧ跳,接著問:「阿背!怎麼 會這樣阿」,他爸說:「沒什麼啦,等一下就好了,來來來,你们繼續吃沒關係的」。

 

這時我也不好意思吃,就是只能靜靜的看著小偉,希望他能快點回過神來,這時我又問他爸:「阿背,小偉是被哪個神附身阿?」,他爸指向神桌上一尊秀氣的神明說:「就是白面書生啦」。

 

    這時,我 看了看神桌上的白面書生神像,再回過頭看了看小偉,還真的是有點像,都是清秀、臉白的模樣,頓時被這景象有點嚇到,畢竟這是第一次親眼看到神明附身,而且 還是附在我同事的身上,不知不覺的就突然淚水在眼框裡打轉。

 

    小偉的爸爸看到我眼框泛紅,就說:「你跟神明有緣喔!等ㄧ下吃完飯,我幫你過個爐」之類的話, 我就立即點頭說好。

 

    吃完飯,阿背帶我在神壇前上了香,並且已經有人在地上擺好多個小火爐(火爐排成ㄧ直線),阿背交代我就跟著他走就是了,於是我乖乖的雙手合十,就跟在阿背的後面。阿背嘴裡唸著咒語,還配合著手勢,專心的帶我繞過這些小火爐。

 

    當我跟著阿背走的時候,突然背後傳來好幾個人的聲音「有喔」(台語),把我嚇了一跳,原來在我後頭也跟著幾個人,都排在我後面一起走。我回過神來才知道,我们跟著走其實是還要回應的,就是只要阿背說到「有麼?」(台語),我們就要喊「有喔」(台語)

 

    走完了火爐,我才知道剛剛繞的那個叫做七星爐,是可以消災解難的儀式,過完了七星爐,我走到一旁坐下,阿背走來跟我說還有個儀式要弄,叫我把衣服脫了,在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的狀況下,我就乖乖的把上衣脫了下來,在大家面前打赤膊,等待未知的儀式。

 

    阿背看我脫了上衣,叫我站著背對他,我則是雙手合十靜靜的站著,接著我聽到阿背在我背後念著咒語,沒多久,突然就被一個東西打在背上,還有些小刺痛,我就閃 了一下並回頭看,原來阿背一手拿著米酒,另一手拿著綁紅線外面都是佈滿小尖钉的圓球法器,而我背上灼痛的感覺就是被那個圓球法器敲的,這時候阿背叫我再背 著他,他就在我背後吐了一口米酒,所以我背上都是溼溼的。

 

    原以為敲一下就OK了,沒想到阿背還是一直唸咒語、法器敲背、噴米酒,就這樣持續了一段時間,我背上感覺到的是麻麻的,也沒之前那麼痛了,終於阿背停了下來,我想這個儀式終於結束了,NO.NO..,還沒結束,阿背接著拿出另一個法器出來,這個法器我認得,那就是「狼牙棒」

 

    哇~要換狼牙棒上場喔,我當時真想找個理由說我趕時間要先離開,但當時還真想不到適合的理由來說,最後我只能繼續光著上半身,雙手合十,任由阿背在我背後唸咒語、狼牙棒敲背、噴米酒。

 

    大概經過十分鐘左右,終於這個儀式結束了,在場的一位阿背,拿了一塊布在我背後擦拭剛剛噴的米酒,擦完,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立即穿上衣服跑進廁所,對著鏡子撩起衣服看,哇~~背上有好多剛剛被法器打出來小紅點,我忍著背上的小灼痛,整理好衣服就走出去,這時終於看到小偉了,在跟小偉短暫的聊了幾句後我就離開了。

 

    路上,我一直在想一件事「吃個飯要搞成這樣嗎」? 在不解的同時,想到透過剛剛的「儀式」可以逢兇化吉,心情也就稍稍平復許多,從此以後有人找我去吃拜拜,我都會問清楚是什麼樣的拜拜啦!

    文章標籤

    鎮瀾宮 媽祖遶境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熟男的生活雜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